紫禁城建成六百年 人文清華在故宮讀中國


清華新聞網12月31日電 2020年恰逢紫禁城建成六百年,12月28日,清華大學與故宮博物院聯合主辦的“鴻圖華構·人文清華故宮行”特別直播帶領近260萬人沿着故宮中軸線一起讀解中國。故宮博物院副院長趙國英、清華大學副校長彭剛等出席活動。

太和殿廣場

紫禁城的時空密碼

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故宮研究院建築與規劃研究所所長王軍在太和殿廣場啓發大家,中國的“中”字源於古人測定時間的立表測影。

王軍(右)和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人文清華講壇製片人張小琴(左)

古人通過空間來測定時間,又依據時間來規劃空間,所以地平方位成為了時間的授時“刻度”,形成了時空一體的宇宙觀。要測定時間,先要測定南北子午線和東西卯酉線,由此測出冬夏至和春秋分,得出一個太陽年週期的時長,進而規劃二十四節氣以指導農業生產。子午線、卯酉線被古人稱為二繩,根據考古學資料,最早能追溯到距今7800年至9000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文化。紫禁城的建築佈局體現了這種時空一體的宇宙觀,太和殿廣場正是北京城子午卯酉線的交匯點,表明這裏是“中”之所在,也承載了《周禮》所言“惟王建國,辨方正位”的意義,只有辨方正位方可定時,能夠告訴人民時間是農耕文化統治者最為重要的公共服務。

太和殿

王軍2016年在作北京城市總體規劃專題研究時,首次對這個格局作出了揭示與論證,指出紫禁城雖然建成於古代中國的晚期,但它所運用的制度極為古老,紫禁城乃至整個北京城,當之無愧地是中華文明源遠流長的偉大見證。

紫禁城的主人、匠人與文人

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建築歷史與文物保護研究所所長劉暢介紹了影響故宮建築的四種人:皇帝、士大夫、匠頭、匠人。在建築的規制上,皇帝作為紫禁城的主人並沒有絕對的話語權,需要聽士大夫的,而士大夫則必須考證並遵循禮制。匠頭按照禮制的要求對建築進行規劃,匠人則負責計算和施工。因此紫禁城最重要的主人其實並不是皇帝,而是中華文化傳統。

劉暢(右)和張小琴(左)

劉暢還結合自己多年測繪故宮的經驗,告訴大家紫禁城中軸線核心建築序列的幾何中心點位於中和殿,因此它前面的太和殿和拱衞太和殿的廣場、太和門、金水橋等已經佔了紫禁城面積的一半,這也是用面積的佔用來體現太和殿在規制上的最高等級。中國建築這種環繞的拱衞感和倫敦聖保羅大教堂高聳的中心感是東西方兩種截然不同的建築語言,因此欣賞故宮需要從熟悉東方建築語言開始。

劉暢介紹,我們現在所見的故宮與600年前明成祖朱棣營建的紫禁城相比,一些宮殿面積明顯縮小。現在太和殿系康熙時期重建,只有明代的2/3,從明到清,太和殿不斷瘦身,客觀上回應了防火需要,高度降低、規模縮小後,降低了遭遇雷擊的概率,同時康熙時期的匠人取消了太和殿兩端的連廊,加了隔斷牆,也使太和殿避免因宮中其他地方的火災而遭殃。

故宮的總體規劃除了中軸線兩側的對稱關係,設計也非常精密。劉暢介紹,著名建築史學家傅熹年先生研究發現,乾清宮和坤寧宮區域面積是從太和門到乾清門距離的1/4,同時這個區域也是用來控制周邊其它後宮區域面積的比例尺。如果給乾清宮和坤寧宮區域打個交叉線,乾清宮正殿正好在交叉點上,把正殿放在交叉點上的做法,在其他各宮的建設中也都使用到。這個設計手法古已有之,宋代的李誡在中國古代建築專著《營造法式》裏説過“況神畿之千里,加禁闕之九重,內財宮寢之宜,外定廟朝之次,蟬聯庶府,棋列百司……”

關於最近熱搜上乾清宮正大光明匾冬至陽光的新聞,劉暢也作了解釋。陽光並不是照在正大光明匾上,而是照在地磚反射到匾額上的。這個並不是冬至日才有,冬季日常也會有。同時並不是只有這裏才有,太和殿等地也都有。不過清代的時候,太和殿鋪着地毯,所以那裏的匾額上看不見反光。至於乾清宮當時是否鋪地毯,是否匾額上有反光,劉暢表示存疑。

坤寧宮富有滿族薩滿教特色的佈置劉暢也進行了追本溯源。坤寧宮內擺放的大灶與努爾哈赤佛阿拉(現遼寧省新賓縣)老宅的佈置一樣,這與努爾哈赤之子皇太極對其母親的記憶有關。在建造盛京清寧宮時,皇太極就模仿了佛阿拉老宅的佈置,此後這種佈置成為清朝皇宮、王府的標配,順治在1656年改建坤寧宮時沿襲了這一佈置。

御花園的對稱美

故宮博物院研究館員張淑嫺帶領大家欣賞了御花園。御花園與紫禁城同時建成,後世有一些添建,基本保持明代風格,御花園位於紫禁城中軸線的最北部,是整個紫禁城的收尾部分,紫禁城前朝宏偉壯麗,後宮嚴謹規整,御花園則呈現出幽靜舒緩的節奏感。

張淑嫺

與以山水為主的中國古典園林不同,御花園作為紫禁城中軸線上的花園,它與紫禁城建築規制相適應,遵循着均衡對稱、左右呼應、整齊劃一的佈局。御花園以中路建築為中心,由南至北有大香爐、天一門和欽安殿,正好坐落在紫禁城中軸線上,以它們為中心,周圍建築和園林小品也相互對稱,千秋與萬春兩亭相對稱,浮碧亭與澄瑞亭對應等等,這些建築連命名也採取東西對仗的辦法,如萬春對千秋,浮碧對澄瑞,園林中花木山石也呈現出對應的關係。

花園各處都有點景的石頭,如諸葛亮拜斗石、海蔘石等奇石也是御花園的亮點,以石頭作為審美對象,在中國有悠久的歷史,宋代就有米芾拜石的故事。中國古典園林山水是構景的主體,“園林之勝,惟是山與水二物”,御花園處於紫禁城中,沒有山也沒有水,就只能採用寫意式的造園手法,疊石為山,營造崇山峻嶺的效果,並鑿池為水,營造江湖萬里的意境。

張淑嫺特別指出,御花園雖然遵循着均衡對稱的佈局,但又不是完全的對稱,富有變化,東邊凸出的絳雪軒與西邊凹字形的養性齋,東邊山石堆砌的堆秀山與西邊對應的兩層樓的延暉閣等等都體現了這種活潑的變化。

對本國曆史既要有“温情與敬意”也要有知識

節目最後幾位嘉賓一起登上神武門城牆,從高處回望紫禁城。劉暢提醒大家,就像從城牆上看紫禁城有一個更高的視角,今天我們也需要站在世界文化圈的更高視角來理解中國文化,在理解自己的同時也能夠理解別人。

張小琴與嘉賓

張小琴表示從三位學者身上,能夠深切地感覺到史學家錢穆先生所説的對本國曆史的“温情與敬意”。錢穆先生在《國史大綱》中還提到,“既已對其民族已往文化,懵無所知,而猶空乎愛國。此其為愛,僅當於一種商業之愛,如農人之愛其牛。”對自己國家的歷史,既要有“温情與敬意”,也要有足夠的知識,才能愛其所是。故宮正是瞭解中國歷史的恰當所在,希望人文清華故宮行能夠為國人瞭解中國歷史貢獻一點力量。

趙國英(第二排左六)、彭剛(第二排左五)與工作人員合影

2019年,清華大學與故宮博物院簽署了全面戰略合作協議,本次直播活動帶領觀眾看故宮建築,讀中國歷史,是雙方合作的重要成果。直播由故宮博物院古建部和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央視頻共同承製。人民日報客户端、新華網、中新網、澎湃新聞、搜狐教育、騰訊新聞、新浪新聞、咪咕視頻、咪咕圈圈、百度新聞、ClassIn直播教室、今日頭條、抖音、B站、新浪微博、快手等媒體對本次活動進行了直播。

供稿:人文清華講壇

編輯:陳曉豔

審核:呂婷

2020年12月31日 15:35:16  清華新聞網

更多 ›圖説清華

最新更新